西城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恶魔直播间 第二百二十二章 杀猪难,难如上青天

2020/01/17 来源:西城信息港

导读

恶魔直播间 第二百二十二章 杀猪难,难如上青天寡妇李的地址,杨嘉早就已经问到了,当下四人便浩浩荡荡的往寡妇李家行去。因为上一次老乞

恶魔直播间 第二百二十二章 杀猪难,难如上青天

寡妇李的地址,杨嘉早就已经问到了,当下四人便浩浩荡荡的往寡妇李家行去。

因为上一次老乞丐五个碗的难题没解开,陆凡这次不敢再托大,说什么分开两队,一队去解决一个问题,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,还是一起去吧。

“先看看再进去。”到了寡妇李家门口,陆凡又站住了,“一点细节都别放过,也许有解决那只猪的提示隐藏着。”

“又看,没用啦!”单小琪摇摇头,有点不以为然的样子,“上次去拿碗,你也看,不什么都没看出来吗?”

“上次没看出来,不代表这次没看出来,反正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。”

陆凡就仔细观察了起来。

寡妇家门口有两个石雕,看不出是什么动物,有点像狮子,但是又有翅膀。

除此外,还有三株花,陆凡数了数,三株花的花朵,一共有十朵······

众人观察完毕,就进了寡妇李家,发现寡妇李正在院子里磨刀,院子里还有十只小猪躺在那。

那些猪仰面朝天,双眼无神,似乎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命运,在那噜噜噜的哀嚎着。

“姐,我们是从玫瑰驿站来的······”

杨嘉走上前去,开口说道。

“我知道你们来干什么的。”

寡妇李直起腰来,将那一把寒光闪闪的尖刀往杨嘉手中一送。

“姐?”

“不就是想让我那只猪不再去骚扰那个法官吗?”寡妇李伸手往那群猪指了指,“那只猪就在里面,你去把它杀了,它就再也不会去骚扰法官了。”

“哪一只才是那只?”

“这你就要自己找了。”

寡妇李搬了一个小板凳,就坐在那,一副看热闹的模样。

“如果我们杀错了猪,杀死的就是我们自己,对吗?”

陆凡从五个碗的套路已经推测到杀猪的套路了。

“咯咯~”寡妇李捂嘴笑了,“小哥倒是聪明,没错,十只猪,杀对了,你们谁都没事,可如果杀错了,付出的就是生命的代价。”

“啊?”单小琪瞪着大眼睛就打量那些猪,“这要怎么杀啊,这些猪看起来都一模一样。”

谢顶豪没说话,挨个的去观察那些猪,不光用眼睛看,还用手摸。

杨嘉、陆凡也依次上前,将十只猪看了一遍。

“怎么样?”

杨嘉问道。

“没收获,你呢?”

杨嘉摇摇头。

“我也是。”

谢顶豪说道。

“我、我也是!”

单小琪根本就没怎么看,眼看着其余三人都做总结,便也连忙开口。

“怎么办?”

几人都看着陆凡。

“回去!”

陆凡猛一抬头。

杀猪这一关,比五个碗还要恶劣,他在那看了一会,竟然根本无法将自己观察到的信息和这一关联系起来。

“回去?”谢顶豪一愣,“不杀猪了?”

“不杀了。”陆凡摇摇头,“风险太大。”

“接下来三个法官,我们是要替哪个法官出马?”

出了寡妇李家,单小琪问道。

“连续两个法官的事情都这么棘手,其余几个法官可以不用试了,应该也都是这样。”

陆凡边走边道。

“那我们要怎么办?”

“我们直接去找法官要推荐信。”

“可是法官他们的要求······”

“去他的要求,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陆凡撸胳膊卷袖子,嘿嘿笑了起来,“暴力,才是解决事情最有效最快速的方式啊!”

“你、你想对法官动手?”

单小琪张大了小嘴。

“嘿嘿,早该这样了,那几个法官,不是往乞丐碗里撒尿就是强杀寡妇的猪,没一个好东西。”谢顶豪一握拳,登时一阵劈啪作响,“我的拳头早就已经饥渴难耐了。”

“白骨法官可是玫瑰庄园的人,我们用这种方式获得推荐信,没问题吗?”

杨嘉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“第一,那个剥皮手杰克说过‘只要能获得推荐信怎么都行’的话。”

“第二,你们不觉得这五名法官,都是很荒唐吗,他们所做的事情,往乞丐碗里撒尿、强杀寡妇的猪,像一个选拔人的法官应该做的事情吗?本该正直、公正、廉洁的法官都如此‘腐败’,这无疑是在告诉我们,我们这些人,也可以用一些‘腐败’的手段。”

陆凡说道。

“杰克说过那样的话吗?”

杨嘉偏头,开始回想杰克的话来。

“记住,整个恶魔三域,就只有这五名白骨法官,所以你们一定不要搞砸了,态度要好,心要诚,年轻人受点委屈什么的都没什么,只要可以拿到推荐信就行。如果从他们手中拿不到三封推荐信,你们将失去进入玫瑰庄园的资格。”

陆凡就将杰克的话又一字不落一字不差的复述了一遍。

“过耳不忘啊!”单小琪震惊了,一脸羡慕之色,“我要是有你一半的记忆力就好了,学习就没那么辛苦了。”

“你这是过度解读这些话了吧。”杨嘉也对陆凡的记忆能力震惊,不过她的注意力明显的不在这上面,她道,“的确,这番话里是有‘只要拿到推荐信就行’这话,可是这话应该是和前面那句受点委屈心要诚连在一起的吧,这不是说我们想怎么都行啊。”

“一个字都别漏,受点委屈后面不是还有‘什么的’三个字吗,这‘什么的’三个字,不就是说除了受点委屈之外,我们也能做别的吗?我们去威胁、恐吓,这不就是‘做别的’吗?”

“这······”杨嘉还有些迟疑,“你这是抠字眼吧?”

“你错了,在直播里,抠的就是字眼,一句话,一个字,一个词,都有可能是提示,绝对不能忽略。”

陆凡说道。

“可是,那些法官,都不是正常人啊,脑袋掉了都可以活,直接用油煎手都没事,我们能威胁到他们?”

单小琪有些担忧的道。

“这个不用担心,豪哥已经明确的说了,2号法官只会在猪去吃他的时候才会再生,其余法官应该都是一种情况,只在怪事发生的时候身体奇怪,怪事一走,他们就是正常人。”

陆凡道。

“话说这么容易的事情,恶魔主播怎么现在才想到,连我都早早的想到了啊!”

“估计是求稳吧,暴力虽然见效快,但是有隐患,估计恶魔主播是想用更加稳妥的方式吧。”

“对,他先去验证一下,如果法官遇到的怪事可以处理,那就用这种方式拿推荐信,稳妥,可如果这种方式不能,那就只有使用武力了。”

“······”

汕头华美医院陈贤珊
徐州矿务集团总医院
长春男科医院哪家好
海南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泰安白癜风治疗方法
标签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