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城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笔尖一阵惊心一声叹小说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3 来源:西城信息港

导读

起风了,天色昏黑了下来,片片乌云仿佛要压下来似的,太阳婆婆也害怕地躲起来了,刚刚还在玩耍的白云也跑回家睡觉了。办公室的光线很暗,同事们只是专

起风了,天色昏黑了下来,片片乌云仿佛要压下来似的,太阳婆婆也害怕地躲起来了,刚刚还在玩耍的白云也跑回家睡觉了。办公室的光线很暗,同事们只是专心的盯着电脑,没有人关心天气,清馨觉得有点冷,拉了拉衣领,站起身,去关窗户,并顺手将墙上的灯打开,“估计,很快就会有的倾盘大雨来临了,但愿,我下班到家了再下雨”清馨心里在祈祷着。  “清馨,明天你加班吧,你很久没加班了呢!”周五临下班的时候王部经理吩咐道。  “好的。”清馨笑着愉快的答应着,正好下周有事可以调休一天了,这可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,清馨的妈妈生病住院了,清馨和弟弟都是休息日才能去医院看望妈妈。爸爸一个人在医院陪着妈妈,很辛苦。眼看妈妈下周就要开刀了,该怎么和部经理请假呢?清馨近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,她在心里急呀,自从妈妈生病住院她已经请了好几次假了,不忙的时候,公司倒是挺希望员工请假的,可是近公司业务骤然变忙了,清馨怎么好意思开口请假啊?正在思量着下周怎么向部经理请假时,机会就来了,“天助我也!”清馨收拾着桌子上的办公用品,心里乐开了花。  “清馨你就这么想加班?”同事小詹不解地看着清馨。“不是的,近我妈妈不是住院了嘛,下周一可能要开刀,正好,明天我加一天班,才有借口跟经理要求调休嘛,拜——”清馨锁完文件柜风似的溜得没影子了。  第二天清馨看着偌大的办公室心里一阵欢喜一阵忧愁,欢喜的是今天没有领导,这张软绵绵的办公椅自己想怎么转,就怎么转,清馨可喜欢这张大大的软软的椅子了,平时午休的时候,清馨喜欢将双腿一盘,将自己整个人蜷在椅子上,捧杯咖啡,看电视剧,多悠哉呀,惹得那个体态丰满的同事嫉妒漫天,有时候,上着班的清馨和同事们说话起劲时,也会情不自禁的将椅子转几圈,好几次被经理看到,批得要给清馨换个木头椅子。忧愁的是待会生产上会送上一堆文件和数据,非得看得清馨老眼昏花。不过想想有了借口下周调休一天,去医院陪妈妈,而且今天还可以无拘无束的享受椅子的快乐,清馨又有了说不出的兴奋。“呵,舒服!”清馨将包一扔,坐在椅子上转了几圈,“啊!舒服。”,然后才不慌不忙的打开电脑,“先将昨天留下的文件数据输入电脑吧。”清馨想起昨天还有没做完的工作,“你说你像云捉摸不定,其实你不懂我的心……”清馨一边敲着键盘一边哼起歌来。  “唉呀……呀唉呀……呀唉呀……呀,大家一起来,唉呀……呀唉呀……呀,”这时手机里传来清馨喜欢的《大家一起来》,“恩?陌生电话。”清馨瞄了一眼就挂了电话,基本上清馨看到陌生的电话是拒绝接听的,她已经被这些陌生的电话搅得心神不宁了,400开头的电话奇多,不是推荐房产,就是介绍发财的路子给你……还有一些陌生电话更离奇,接通就语音提示“恭喜你,这里是中央电视台非常6+1,您的手机号码被幸运抽中,恭喜您获得500万大奖,请将身份证号码回复本号码予以确认,预期不领自动放弃。”对于这样的电话,清馨已经麻木,现今的各大报纸,网络铺天盖地报道着这样类似受骗上当的新闻,清馨是个淡定的简单女子,从不相信“天上会掉馅饼”的事,如果要相信的话十年前就已经相信了。  十年前的那个冬天的早晨,那时候,刚踏出校门的清馨在南方的一个小城上班,离家有半天的车程,水陆交通全用上才能到家,所以家里没事的话清馨也就懒得回家。有一次公司放假三天清馨想着很久没有回家看望爸妈了,很想她们了,“明天回家,呵呵。”回家的念头来了风雨无阻,有个顺路的同事,听说清馨要回家了,便要和她结伴同行。  第二天早晨睁开眼,“哇塞,好大的雾啊!不知道渡船会不会封航?”清馨心里纳闷着提起简单的行囊出发。天冷,又是早班车站台上很冷清,同事还没来,透过蒙蒙大雾清馨努力的往她来的方向看,可是雾很大连5米远的距离看起来都很费力,不要说对面的马路了,清馨的视线只能停留在站台内。几个嬉闹说笑的上学的孩子和一个穿着普通的中年农村妇女,背着一个很旧的布包,“啪”一个钱包,从站台前经过的中年男子口袋里掉了出来。他继续走着并没有发现钱包掉了。孩子们只顾着说笑也忽略了钱包。“喂”清馨盯着中年男子,叫了声却被刚走过来的中年妇女拉住,不知几时她已经将钱包拿在手里了。  “傻妹子,你叫他干嘛,我俩捡到了就归我俩了,走我们一边去看看多少钱把它分了。”说着她就拉着清馨走。  “我不去我不要这钱,应该归还给失主。”清馨说着又准备往那个中年男子走的方向。  “你真傻。”中年妇女拉着清馨不放。  “刚才你捡到钱包了,我们两个也看到了,见者有份,该给我们也分点吧?”正在这时,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两个三十来说模样的小青年。  他们对着中年妇女说话的同时还嘲着清馨笑笑:“小妹妹,你说是吧?我们都看到了,就应该有我们的份。”“车来了,车来了。”那几个小学生拥挤着上了公交,此时的站台就剩下她们四个人。  “这钱我不要。”清馨被眼前的场景吓懵了,紧紧抱着自己的行李往后退。  “没事的小妹妹,就我们几个人看到,再说那个人如果找来的话,我们就说没看到。”中年妇女说着又来拉清馨,身后的两个年轻人也朝清馨靠近了,清馨心里好胆怯。  “我不要,你们分钱吧,我的朋友来了。”  “玉婷,我在这。”清馨灵机一动对着对面的马路挥手大叫。  两个年轻人和中年妇女见有人来了,看也没看的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放开清馨一起溜了。  “妈呀,吓死我了。”等他们走了之后清馨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此时的站台也陆续来了等车的人。雾也渐渐的散开了,可以看到大概10米以外的风景了,玉婷还没有来。但是站台的人多了,清馨也就胆大了起来,她开始四处张望。“咦?那不是刚才丢钱包的中年男人吗?”在不远处那个还没营业的小卖部门前,除了中年男人,中年妇女,两个年轻人以外还多了两个大约六十岁多数的老人,中年男人伸着手好像在和老人要着东西,老人在口袋里往外掏出钱包。清馨本想一个人去看个究竟,但是刚才的那一幕还在眼前晃动,使她汗毛直竖。“你看那边怎么了?,我们去看看吧?”她对身边的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陌生女孩说。  “好,那几个人我好像在哪里看过的,感觉不是好人。”女孩答应着和清馨一起走过去,这时也来了几个看热闹的路人。  “你是刚才丢钱包的那个人?我刚才看你掉了钱包叫你了,你没听到。”清馨快言快语对中年男人说,无意的一撇,她看到中年妇女恶狠狠的盯着她。  “是的,我是来找我的钱包的,正好看到他们几个在分我的钱,乖乖,还好我来的及时,要不然到哪里去找他们呀?”中年男人气呼呼的拍拍老爷爷的肩,“我钱包里的钱不止这么多,快把你们分到的全拿出来,要不然我要去报警了。”  “我们没分到钱,这是我们自己的钱。”老爷爷说。  “刚才分的都给你了。”中年妇女也附和道。  “我就拿到两百,不是也给你了吗?”其中一个年轻人也答道。  “不行,给我掏,把你们身上的钱全掏出来,我的钱我认识。”中年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帮老爷爷掏钱包,看着老人怯怯的眼神,清馨仿佛明白了什么。  “不许动老人的口袋!”在清馨还没来得及阻止中年人时,一个女高音响起,声音是从她背后发出,那是个身穿“XX公司”制服的女孩。  “上次我见过你们几个了,已经有人被你们骗了,现在还想骗老人家的钱,你们的良心何在?”  “是的,是的。”  “他们肯定是一伙的。”  “骗术挺高明啊。”这时人们纷纷议论起来。  “还要报警,我们才要报警了。”清馨有了这么多人的力量,说话也大声了起来。  “对,报警。”有人说着掏出了手机,那伙人看着你一言他一语的人们,没了刚才的嚣气息。低着头不吭声,清馨顿时醒悟了。  原来,那伙人离开她以后,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,正好两位老人从这里经过准备去前面的菜市场买菜,他们看到老人来了就假装分钱,还告诉老人“你们来得正巧,我们刚才捡到一个钱包准备分,你们也看到了,也分点给你们吧”中年妇女说。  “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?”老奶奶还问了。  “是的,人老了运气就光顾你们了。”  “不要,我们走。”老爷爷拉着老奶奶就走。  “不要走,你们看我们正准备分钱,再不分完,马上丢钱包的人就来了”话音刚落,那个中年男人已经出现在他们身后。  “谢谢,谢谢,幸亏大伙帮忙,要不然我们老两口的这个月的生活费就全飞了啊?”老奶奶对着大伙直道谢。  清馨笑了“老奶奶,这伙人开始演戏的对象中我是主角,只是……”清馨讲出了初她遇到他们的经过。  “刚才报警的那位,电话打通了没有?”  “这伙人呢?”不知谁问了一句,大伙再看看四周,哪里还有他们的影子,他们趁着人们不注意悄悄的溜走了,制服女孩说:“前天他们公司的同事的父母在去超市的路上也是这样被骗了一千元。”  “是啊,昨天晚间新闻还报道了这种事件了,请市民遇到后举报。”一个眼睛先生说。  “可恨”,都怪咱们刚才没好好看着让他们溜了,下次再遇到一定看牢了。”和清馨一起的陌生女孩埋怨道。  “唉,我得上班了,要不然要迟到了,再见了。”制服女孩看看手表飞一般踏着自行车走了。  “老人家,现在坏人很多,他们骗人的方法也很高明,你们一定要小心呀。”  “遇到坏人一定要报警”大家叮嘱着老人,也算叮嘱自己吧。  这时,雾已经散开了,对面的马路上玉婷花枝招展的像只蝴蝶朝清馨飞过来,太阳温暖的照在人们的身上,宽阔的柏油马路上车来车往。清馨仿佛刚从电视剧中走出来,同样是隔着薄薄的肚皮,坏人的心怎么却是那么的冰冷呢?唉,清馨长叹一声,真是惊心啊!  “唉呀……呀唉呀……呀唉呀……呀,大家一起来”电话在安静了几十分钟后,又烦躁的想起,打断了清馨对往事的回忆。  “喂,你好”这是清馨习惯性职业问候。  “你是xx吗?我是你的领导,明天上午请到我办公室来一趟,我在办公室等你。”一个普通话不标准的男声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说清馨的名字,清馨只顾着听后面的,哪管他认不认自己呀。“咦,这声音怎么这么陌生?而且去办公室找他,他办公室在哪呀?”清馨在心里问自己。  “不好意思,能告诉我您是哪位吗?您的声音我怎么不熟悉?”清馨用委婉的语气问道。  “你这个员工怎么做的,连我是哪个领导都不知道,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?”清馨听出对方好像很生气。这下清馨懵了,脑海里开始放电影般的,将全公司大大小小领导的声音全部回放一遍,还是没搜索到相关信息“难道是老总的老总??”清馨是曾经听说过,公司的总经理职位上面还有个老总,他是全公司的掌控中心,股份,权力都是的,但是谁都没有见过,神秘的很,“也不会呀,他有事的话肯定会先找我们部经理,才能找到我的啊?”清馨转念一想。  “真的很抱歉,请告诉我,您是哪位领导?您的办公室在哪?”清馨摇摇头,她实在想不起来是哪位领导。  “那算了,连领导的声音都听不出来的员工……”对方话没说完,就挂了电话,清馨迷糊了,“不行,我得看看公司通讯录,怎么可能有我不认识的领导?”清馨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头绪,就在一边纠结,想想自己到这家公司说时间短嘛,也不短,再过两个月,就满两年了,清馨是个乐天派,在哪里都能听到她炸弹似的声音,和爽朗的笑声,是个典型的交际主义,所以基本上全公司,上上下下同仁的音容笑冒都被清馨收藏在自己的字典,“万一真是那个没见过的领导怎么办?我不是要被开路了?我还真舍不得这份工作,好不容易熬到现在的位置,被解雇了,我的江山还得重新打拼,那不辛苦死我了啊,不行,我一定要找出此人”清馨打开电脑桌面,进入公司的通讯录,戴上眼镜,将通讯录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,什么肖总,陵总,周副理,钱主任……可是,没有一个可以对上号的。“傻瓜,如果是那个领导的话,他可能不会到公司上班,只是想侧面了解我们部门的情况,所以肯定是先和谁要了我的电话也说不准哦。”幼稚的清馨傻傻的想“谁呢?谁呢?”  “清馨这些单子,电脑里存档。”这时生产线的助理抱着一大堆文件走进来。  “好的,先放着吧”清馨还惦记着莫名电话的事情,随便应付了句。“会不会是打错了?”我发个短信给他,清馨有点小不甘心。  “您好,您要找的人是清馨吗?很抱歉,在我的记忆里公司没有这个领导,请告诉我您是哪位,下次我当面道歉”发完短信,清馨开始了自己的工作,半小时过去后,清馨看着眼前一大摞的堆如山的文件,已经缩小成小土丘,可是手机还是静静的躺着“难道是那个领导生我气了?”清馨有点不安起来,“打电话过去再好好问问。”清馨拿起电话,“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……”的语音提示,“领导挺忙啊!”清馨想着挂了电话。 共 1077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精囊炎给患者带来的伤害是那些
昆明癫痫专科研究院
小儿癫痫患者有哪些体检项目
标签

上一页:静待姻缘

下一页:为你我的爱恋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