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吴非的灰色六月

2018-12-03 15:58:44

吴非的灰色六月

吴非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许久,仍睡意全无。打开一看,凌晨三点。唉他叹了口气,干脆披衣起床,信步踱到屋外。

吴非怎能睡得着。近家中简直是内忧外患。先是母亲病重住进了医院,都说进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进医院,得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得病,母亲住院半个月花了一万五,让吴非真真切切地体会了这句话的含义。吴非原来省吃俭用剩下的几万元去年交了买房的首付款,身上紧巴巴的,那一万五千块钱,是他借遍了亲戚朋友,好不容易才凑足的。

祸不单行,学雕塑出身的老婆又被厂里解雇,理由是今年订单不好,样品设计人员过足。老婆很不平,回家抱怨,说是厂里在广交会上定货多的其实是她设计的产品,可是样品室里的其他几个人都有背景,要下的当然就只有她和另外一人了,谁叫她嫁了个无钱无势的老公呢。吴非当时听了特别难过,是啊,一个穷教师要在社会上立足真是难上加难啊。去年儿子要上公办幼儿园。因为吴非单位在乡下,儿子户口也在乡下,幼儿园不接收。吴非求爷爷告奶奶,儿子还是只好进了私立的幼儿园,老婆抱着儿子边哭边骂:亏你还是个教师,连自己孩子上个学都这么难,你看看人家都能挤进去你还是个男人吗?吴非无言以对。

老婆近年来一改恋爱时的温顺,经常出口伤他,可是吴非并不怪她,没有钱,那还会有风花雪月,那还会有优雅柔顺。说实在的,他的自尊心已荡然无存,他现在难过的更是老婆原先每月1000的固定收入没有了,再找工作又没那么容易,家里如何运转?更可恨的是,因为房价不断上涨,房产公司前几天又让再补交8000多,虽然合同已经签定,可是房产公司说不要可以退掉。吴非当然不想退,一年前的房价跟现在相差甚大,可是那钱怎么来呢?真是伤透脑筋。

前些日子学校开会,领导说学校要实行优化组合,竞聘上岗。吴非当时并不在意,凭他的业务水平,不管制定何种方案,他总不应该落聘。可今天早上,教务主任——他的同学突然无事不登三宝殿进了他的宿舍。这个同学吴非一向有些瞧不起他,在校时成绩居下,参加工作后业务不钻研,整天误人子弟,毕业后的年,两人教同一年段,期末统考吴非的班级名列学区榜首,而他任教的班级倒数。可他天生善钻营,没两年就当了完小校长,而后一路提升,竟坐上了学区里的第四把交椅。除了正副校长,就数他大了。而吴非呢,到现在却啥也不是,虽然所任学科年年成绩斐然,却连评优评先都少能轮到。

吴非淡淡地请他坐下。那同学一脸诡异,压低了声音说:老同学,领导说你这人有些目中无人、自命清高看在同学份上,我偷偷给你提个醒,你可要注意,接下去可要竞聘上岗了在这个社会作为教师,光是把书教好了可不够,关键还要懂得搞好人际关系我们是同学,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吃亏,你好自为之吧!

吴非当时有些愤怒,心想还轮得上你来教训我吗?可是中午饭后,他经过办公室不小心听到几个平素关系较近的教师凑在一起,谈的尽是找领导了没有,或是叫人交代了没有。吴非想看来大家都有所行动了,自己如果再不出击,恐怕真要成那只出头鸟了。可是怎么办呢?论背景,查遍祖宗十八代,溯及所有亲戚,皆是面朝黄土背朝天之辈,并无一人出人头地。讲上供,如今付债累累不说,那笔补交的房款还无着落,那来的钱做此种投资。

吴非真有些走投无路的感觉了。他仰望天空,天阴沉沉的,看来明天不可能是好天气,可是不管天气好坏,日子还是一样要过,然而这日子该怎么过?

[憨鼠责编:阿九]

手机打鱼怎么代理
硅藻泥背景墙
过滤桶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