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城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那份失落该与何人说

2019/07/13 来源:西城信息港

导读

冬。冰冷的季节。异乡的午夜特别冷清。透着丝丝忧伤、丝丝落寞,丝丝无奈,不知这份失落该相何人诉说。突然很怀念小的时候。与发小们在一起也

冬。冰冷的季节。

异乡的午夜特别冷清。透着丝丝忧伤、丝丝落寞,丝丝无奈,不知这份失落该相何人诉说。

突然很怀念小的时候。与发小们在一起也许那时的我才算真的快乐,那时的我们没有物质感情的任何需求,高兴可以肆无忌弹的笑。伤心可以无需伪装的哭。那时我们都向往着成年,幻想着这个花花世界能给我们带来点什么。可当时的我们并不知道长大后却再也找不回那么消失的纯真。

回眼一看我们很如愿,都长大了,并没有夭折。都在为了各自的生活而出去奔波,偶尔见一次面,蹲在一起抽烟虽然面带微笑,却是各怀心事。我知道这个世界已经把我们都变的现实化。突然明白原来幼稚与成熟相比只是少了份伪装,少了份故作坚强。

那时候我可以为了发小之间的一次小小的别扭而大哭一场,而现在却要面对现实的各种无理取闹而保持微笑。

那时候受了委屈必要讨个说法公道,现在忍受着各种压力、委屈却要往心里塞强颜欢笑。

那时候心里有些许不快就要想别人分享,可能那时幼小的心灵容不下太多悲伤、太多失望。因为我们都怀揣梦想。现在就算有在多的伤心难过也不愿跟别人提起,因为我知道我们都在梳理各自的悲伤,谁能顾及他人的凄凉。也许认为现在这颗饱受风霜的心脏能承受更多的凄凉、更多失望。只因我们被寄予太多希望。

这世界有太多的(那时候)供我们幻想,而我们却要转过身面对(这时候)的悲伤与无望。

何处话凄凉。

哈尔滨治疗男科的专科研究院
云南好的治癫痫研究院
怀孕女性患有癫痫的预防
标签

上一页:天堂的爱人1

下一页:一扇窗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