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城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荷塘修行那些事小说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3 来源:西城信息港

导读

唐朝后期,战争不断,经济政治衰退,唐宣宗大中十三年爆发唐末农民战争,经过黄巢的打击,唐朝统治名存实亡。天佑二年,朱全忠大肆贬逐朝官,并全部杀

唐朝后期,战争不断,经济政治衰退,唐宣宗大中十三年爆发唐末农民战争,经过黄巢的打击,唐朝统治名存实亡。天佑二年,朱全忠大肆贬逐朝官,并全部杀死于白马驿,投尸于河,史称白马驿之祸。这时却演绎着另类的修行的故事。  ……  夜色微寒,风轻轻过。  天上明月朦胧,如一张八千万丈的大网,将朦胧的光芒盖住了黑暗中的飞禽走兽,只闻其反抗之音,一时作响,却不见其影,夜色更幽了。  兹时,草丛中杂音遂起,草丛旁有条河流,流水声哗哗流过,侵寒人心。  一身布衣,身上背了一些常见的干粮,玉米、红薯之类。从草丛中走了出来,拍拍身上的泥土,感觉有些湿润,仰首呼了一口气,望了望星空。  “这怕是要下雨了,月晕则雨”得赶快去老头子那儿,这都三年了。  狂风乍时遂起,黑暗中只如藏有无数魔怪,狰狞的爪牙,嗜血的呼啸。  叶子刷刷作响,人间一片没落,有谁堪忧。  一个人的声音也只能在狂风中渐渐地消亡,只剩一轮明月,天上的明月。  在黑暗中一步一个脚印,带着青草的泥土气氛,很熟悉,不一会儿,一座破旧的土屋,晕红的光晕,兀立在山坡的中间的悬崖边,很是独立。  低檐高脊,破旧的窗户,朦胧的光火照耀着屋外的青草,气息悠然,似乎有阵阵清香,平凡而不俗,吕洞宾如此评价。  “师父,师父”吕洞宾大声呼叫道  外面已经开始有零星的雨滴,寥落的,凉凉的。吕洞宾兴然冲了进去。  屋子不大,打目望去,只唯两张桌子,一盏灯,人在其中可行两步便可退回。  床上一个道人盘腿端坐在其上,正襟危坐,眉不动而威,目不睁而自怒。  忽然睁目,笑道:“这臭小子,老夫等你好久了。”低低的音响来回转。  “来的可迟了。”其道人一字一句道,头上簪子在灯光中散发金色之光。  “您不是昨日来集市时,道今之半月时出,而月色刚出,我便赶来了。”吕洞宾不由脱口而出,喘了口粗气道,“不知今日下雨,却是泥污山滑。”  “唔。”汉钟离许道,“也罢,你先坐于我旁”  吕洞宾整理了下衣服,看见无什大碍,满意亦盘腿于其旁。  看了看汉钟离,一手抚着胡须,一手破羽扇,心想已入九月十月之交,山上已有乔木微黄之色,却依然拿把扇子,却是少见,少见。师父确是处处透出奇异。  “到如今,观心,静坐,我已经可以做到安稳的坐下来了,市集有些许鸡毛蒜皮之事的纠纷,夜晚安坐时,也不能干扰我了。”吕洞宾如是说,脸色沉稳。  “嗯。”汉钟离脸有满意之色,“于其科考之事,与货摊颠簸之事又何如?”汉钟离问询。  三年时光,忽然而过,其千百万年又何如!科举又将开始,汉钟离这样问也是有道理的。  吕洞宾抬头傲然,金石如玉般道:“科举之事,上可辅助君王,成王拜相;下可造福百姓,名芳一世,功德极大。这是我的抱负!而当今之世,读书人有无用之用,既然无用,与货摊市集也没有何区别的了。”又微微叹,“货摊之事虽是小事,但也是生活之所为而已。”  而子曰:“饭疏食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。”  “况且如此,这就是颜回之乐,我也是远远不如的。”吕洞宾苦涩地说道,埋头握紧双手。  道人汉钟离满意地点点头:“你能如此想,也算接近道的思想了,也不必妄自菲薄。”  “师傅说的是,今天你叫我来,是欲传我修行之术吗?”  “是的,我已观察了你三年,今日你我师徒问答一番。”汉钟离微笑点点头道,“你可知我欲传你什么吗?”  吕洞宾不由愣了,想了想:”莫非是神通法术不成!”吕洞宾半开个玩笑。  汉钟离面带微笑:“呵呵,你想要修行何种法术。”  吕洞宾惊喜道:“真有法术不成,可以学习飞天之术吗?”身轻如燕,踏雪无痕,跳跃可比猿猴。  汉钟离笑得更诡异了:“有,这只是一部分而已,我还会小鬼搬运术,点石成金,你想学吗”汉钟离拂须,大笑然。  “想学,想学!”吕洞宾大感有趣,点头请教。  啪!啪!啪!吕洞宾被汉钟离用扇子连敲三下,在灯光下,汉钟离一脸怒色,红着脸。  笑容渐渐凝固,大喝道:”你在想些什么!莫非为不劳而获、飞天入地无所不能,做尽盗窃偷香之事不成!”汉钟离扯了扯嘴,狠狠看着吕洞宾。  其实,如果一个平凡人,平时安分守己。但一旦拥有后,心中的魔鬼便会浮动,会干些伤天害理之事,这在道家的术语为“魔人”。  吕洞宾都敲得眼花目眩,也不知为何如此大力。不知道师父为何如此生气,平时开玩笑也没见如此生怒,胡子眉毛简直都快凑在一起去了,看着心寒。  吕洞宾于是拜道:“师父,师父,别生气,我也不是这么想的,只是觉得尚有些好奇而已,并非不劳而获之人。”吕洞宾尴尬的解释道。  汉钟离静静地看着他,不说话也无何动作,却说不出的威严。大手忽然抚摸了一下吕洞宾的头:“唉,世人皆说神仙逍遥,却不知为何逍遥,以为飞天遁地,可以尽为心中所欲,此谓逍遥,其实不然。”  吕洞宾红着脸,低下头:“是,我妄想了”吕洞宾感觉躁红脸。  “那师父并非传法术之流了?”吕洞宾问询。  汉钟离缓了缓脸色:“非如是,而是金丹之道!”汉钟离傲然。  吕洞宾于是顺着问道:“何为金丹之道,此可长生否,为何能长生?”  汉钟离赞道:“问的不错,我们今日暂不论金丹之道,且先论何为人。”  吕洞宾突然站了起来,走了两步,想了想,说:“人在世的时候,平安却不会生病,强壮如牛却不会衰老,生机勃勃却不会死亡,什么道理可导致这样?”吕洞宾神情一竖。  汉钟离说:“人的出生,来自于父母交合而阴阳两气和合而成,就是精血变化为胚胎,在太初一气来之后,方有了初的形质。阴气受了阳气后有了变化,先天之气进入胚胎中进行衍化,三百天才有形体圆满之功。”  这时灵魂入体,才与母亲分离开来。自从有了形体之后,生命便有了升降之变化,而先天之气开始生变。五千日人的气方才充足,其高度满八十一丈。正当少年十五之岁,把这叫做童男。这时阴阳之气参半,可以上比得出东日上升之顶势啊。过了以后,走散元阳之气,渐渐消耗自身内在先天真气,则气弱病起,老、以至于死亡,断绝也。唉,一生愚昧不堪,自耗天生智慧,一世凶狠顽劣不堪啊,渐渐消耗寿命。所以生而身份有所不一,寿命有所长短。生而又死,死而又生。转世轮回不能出悟而世世陨落,则会导致投胎于异类之身上,赋灵魂于躯壳走兽之间。真实的根性走失于人身,在此轮回,永远无法解脱。有的人可能会遇到真仙人者,帮助它消除罪孽,除去外壳,再次获得人身。才能再痴病愚昧之中,积德行善,过百次灾难,又投胎入好人家,还是不免饥寒交迫之苦。再次不断升入,有了好的容貌,但尚且生活在奴婢卑贱之间,服式他人。假如有的人再做前世之罪孽,就如同将珠子放在立着的木板上,一下子就陨落下去了,再次轮回入异类。汉钟离微微笑道,有些不同的意味  吕洞宾说:“生在中国,温饱衣饰还是足够。然而吝啬之人安好而嫌弃财物之人却病苦,贪婪之人得以生而惧怕天理之人却死去。”吕洞宾悲怨地说道。  有幸看到尊师,拜了再拜。  “考虑到生死事关重大,还敢请望尊师大讲不病不死之道理。”吕洞宾低头理会。  汉钟离说:“人生要想免除再入轮回,不再进入异类之躯壳之间,尝试使得身体无病,无灾,无生老病死,苦悲,能顶天立地。做人不要成为鬼魂超脱,人中修炼取得仙道,在仙道中飞升于上层虚天之界。”汉钟离暗自点头。  吕洞宾说:“人死了后就是鬼,修道有成就是仙。仙人就是一等的人吗,怎么能在仙道之间取得飞升之秘呢?”吕洞宾思索。  汉钟离:“所谓的仙人当然不是只有一种啊。所谓纯阴之气的人而没有阳气的存在,就是鬼;而纯阳之气而无阴气的存在,就是仙啊;阴阳之气共存,就是人。只有人才可以做鬼,亦可以成仙。少年不修行,放荡自我情怀,终只有病死而做鬼啊。知道修炼之道,超凡入圣,才能超脱物质的束缚而成就仙道。”汉钟离正了正色。  吕洞宾说:“听闻法有三种而且仙道也有三种层次,是什么啊?师傅,请指教。”吕洞宾再次拜下。  汉钟离说:“法有三种,这是小乘,中乘,大乘的区别。仙却有五种,有鬼仙,人仙,地仙,神仙,天仙之不同的区别,却皆可以叫做仙。鬼仙不脱离鬼,人仙不脱离人,地仙不能离开凡间,神仙不脱离神的存在,而天仙,则是在天上的存在。”汉钟离笑道。  吕洞宾说:“常人所说的那个鬼仙,到底是什么啊?”吕洞宾想道。  汉钟离说:“鬼仙啊,呵呵,是五仙之间为下层的存在。所谓阴中求得超脱,神像不能知晓,鬼间没有姓名,三山仙岛中没有名声。虽然不再受轮回之苦了,却又难以到达蓬瀛之山。终没有能寄托,归栖之处,也只能够投胎求得安慰而已。”汉钟离对着不知明处看了看,笑了笑,小鬼也想来听道。  古时传道,因为资质与性情问题,故而不能所传非人。  而此在其黑暗门外,汉钟离内蕴神光,似乎穿过了古朴大门处,忽然大喝了一声。门外一处角落东处,一瞬绿光忽然而闪。  吕洞宾看着,不由暗暗称奇:“这就是鬼仙啊,那么不知行何种方法,用得何种功夫才能到底这种地步呢?”吕洞宾心中有了触动,看了看那角落,却是什么也没看见。  汉钟离说:“修持之人,在开始也不去领悟大道之意,而求于速成之法。形体好像枯木一般,心里也好像死去一样,神识死死的守着身体,能靠着一志不散去。在定境之间得以出得阴神,这就是清明之鬼啊,却不是纯阳真仙。因为靠着一志不散而阴灵长存,所以叫做鬼仙了。虽然叫做仙,其实就是鬼啊。”汉钟离微叹,摇了摇手中的大扇。  吕洞宾说:“啊,那么所说的人仙,又是何种存在呢?”吕洞宾有了些兴趣  汉钟离说:“人仙,五仙之间比鬼仙好。修真之人,不追求大道,却在道中得到了一法,又在法中求得一种术法,有着信仰且能下苦志,就象整个世界毁灭也不能轻易改变他们的意志。然而五行之气,却是错误的交合在一起,形质但还坚固不已。八邪的灾难不能为之伤害,能常平安而少病乱,这就叫做人仙。”汉钟离眼神似乎有着神光,默默流转。  吕洞宾说:“这就是人仙啊,心中领悟到,心若一志,虽不能有蹈海之能,却是不能小看啊,为人如此亦是不得了啊。”  “何种术法,用功导致的这样啊?”吕洞宾心中有许吃惊。  汉钟离说:“修持的人,呵呵,汉钟离有点叹息,开始也可能听闻大道。可惜罪孽深重福源浅薄,磨难太多而渐渐了迷失了大道之心,到底小乘的境界而已(大道之心在于感悟心空,五行,阴阳之诸道,非所谓不明术法而修持者,而并非毅力可以达致)。但还能修持法有着些许功力,一辈子也难以改变,四季也不能触动他们的心灵。唉,他们不但知道有绝五味口粮的人,而且知道服六气的人。只知道个忘却七情,又哪知道道家十诫。修持吞津唰口的人,哈吐几下就吞进口中,其实就是错的(只是进入了食道,并非落入膺田之间)。擅长采补的人,嘲笑清静无为之道,认为是呆滞的行为。擅长食取天地之气的人,却不肯休粮。擅长存想以采取日月之精华的人,却不肯在身体上引导,而气息凌乱。呆呆的傻坐在那里调息,却不知道有自然之道引导”  “哈哈,伤神费身,不能认识无为之道。”汉钟离突然又神色严重,皱着肥重的额头,“哼,那些采阴,补阳,靠着女子修行的人,与道家所谓金龟内缩之道岂是一样,不过是些采花贼而已。以此类推,你也应当可以分清道与术法之不同了,我且问你如何!”汉钟离摆了摆嘴,一下抓起他腰间的白玉大葫芦,胡乱喝了两大口。  咕咚,咕咚两声,把吕洞宾心间的酒虫,扑通跳动几下。  汉钟离眼神中露出玩味之意:“哈哈,你若是能说出来,就给你喝喝,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喝到的。”  吕洞宾撇了撇嘴,想香味也太诱人了,香气凝而不散,气息芬芳不知怎么酿成的。  吕洞宾心动了,思索了下,笑说:“呵呵,应是本源与莫枝的区别,清净与欲乱的层次了。虽然都有道的痕迹,但却是有着缺陷,不能完全合于大道,满足于道中之一术或者一法而安乐延长点寿命而已。”  汉钟离惊讶了,拂须说:“哈哈,这就是人仙了。若是更差的,还满足于一会儿的兴趣,而麻烦持久之道,用功不勤,五体不修,时机不对,而时常不修持,反而招惹邪魔,或生成疾病。不能长寿的人,如今世上可多着呢!”  汉钟离突然紧紧望着吕洞宾,脸色有些潮红,叹息,转对着外面黑暗的天空忽然莫名不语,思维似乎不觉远离了这个小破屋子。  此时,风劲很高,外面的高大乔木的叶子不断的摇落,雨下大了,红脸老头此时此刻衣服受屋子漏洞传来的风,而飘了起来,看起来很是有股与众不同的飘逸,伤感! 共 895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慢性细菌性前列腺炎是什么
昆明治疗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
昆明治癫痫病的价格
标签

上一页:孙子的礼物

下一页:傻傻的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