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城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江南蛇之佛缘小说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4 来源:西城信息港

导读

无论天上还是人间,无论极地还是炼狱,都说相见能相惜,相爱能相守,成全了有心人的此生唯愿,借瀚海万年凯歌,唱地老天荒不换的情缘。殊不知,一缘是

无论天上还是人间,无论极地还是炼狱,都说相见能相惜,相爱能相守,成全了有心人的此生唯愿,借瀚海万年凯歌,唱地老天荒不换的情缘。殊不知,一缘是一劫,一劫也生缘,万念因贪、嗔、痴而起,万劫因怨、执、忠而成,唯有浸透、看透、参透才能轻若浮尘,静如止水。  ——题记  传说:在西天灵山脚下,有两条被佛祖点化,又一直受佛法熏陶,沐浴在佛光里,聆听经纶梵音修行得蛇儿,历经了千年蜕变,忍受了无数风吹、雨打、日晒、雪凝的考验,终才修得人形。一条通体亮白如雪的蛇儿化身成一个风度翩然,气宇轩昂的俊美少男,另一条通体红艳如血的蛇儿化身成一个红衣素裹,清秀妩媚的妙龄少女。化身成人形的两人就立刻上雷音寺参拜佛祖,两人为表对佛之虔诚徒步登上了雷音圣殿,并十分敬仰地跪拜在佛前座下。  佛祖见两妖居然能如此轻而易举地穿过佛光守护得灵山寺大门,还能进入雷音圣殿,于是拈花一笑,问道:“蛇儿,天天聆听佛法妙音,闻晨钟暮鼓,可知何为缘,何是劫?”  两妖思忖片刻,齐答曰:“小蛇虽聆听佛法妙音已有千年,却至今未悟出何为缘,何为劫,求佛祖赐教。”  “既是如此,那你们去吧”,佛祖意味深长的说完,左手挥出一道金光,白蛇和红蛇就被金光所包围逐渐隐去了。  伽叶尊者十分不解,求佛赐教。  佛祖曰:“蛇儿虽有佛缘,却无慧根,小蝎太过于执着,欲心难安,祸心未除。唯有经历、放下、悟得何为缘,何是劫,超脱七情六欲,方能修成正果。”  伽叶尊者听完佛祖大道,归位于莲台端坐继续修行,静待蛇儿和蝎子重返西方极乐世界。  一、蛇与蝎  听人说,这座山上曾出现过通体红艳似血的蛇类,还说那蛇是天上灵物被贬下凡受罚得,要是喝了它的血定可以延年益寿甚至是长生不老。所以无数世人都觊觎它的命,更有数位猎者在“奇悬山”布下了天罗地网,就是为了猎捕它们。  山中某一丛林深处。“哼,可恶贪婪,自私无能的人类,还妄想喝我的血,吃我的肉,我跟你们没完。算了,不行,伤害人类虽是妖性却有辱修行,万一遭来天之降罪可就亏大了,把他们吓跑耳根子也就清净了。”红魅自说自话地打算着,完全就没把他们当回事,调皮地施展着法术,默念着咒语,瞬间整座山上狂风呼啸,树叶飘落,飞鸟惊越。一见此状,那些狩猎者和围观者都惊慌失措,茫然无主,随即撇下家伙急急忙忙,连滚带爬的朝山下奔去。此情此景惹得树林深处的红魅手舞足蹈,乐不胜收,笑难自控,“就这本事,居然还敢把算盘打到妖女我的头上来了,真是愚不可及的人类。居然还有妖以你们为食,就不怕越吃越傻吗?”  “啊。”这次就是太高调了,所以死得更惨,她居然被人给暗算了。  “魅妃,我似乎打扰了你的雅兴,你玩得不亦乐乎,叫我于心何忍呢?这次,你可让我逮住了,所以你必须得嫁给我,让我好好地疼爱你,竭尽所能地保护你。要是再遇到这种小事,哪还用得着你亲自出马。”蝎王得意地摆弄着魅儿的发丝,还不时汲取着发梢的馨香。  “死蝎子,毒蝎子,别碰姑奶奶的头发,嫉妒姑奶奶的头发漂亮是吗?你现在越来越阴险狡诈了,明着制服不了我居然玩阴的,还敢暗算我,太卑鄙了,算什么好汉。有本事给姑奶奶解除定身咒,再大战一场,比一比到底谁比较厉害。”魅儿也毫不示弱,伶牙俐齿地盘算着。  “魅妃呀,聪明如你,你说到手的美食你会轻易让她打着如意算盘为所欲为吗?你就自个儿在心里咒骂、叫嚣吧。对了,我还得告诉你,这次想再逃得话可就没那么容易了。至于你所说得好汉是人类才用得称呼吧,我是用不着人类如此低贱的称呼。记着,我只是你的夫君,而你也是我的爱妃,等我们成了亲,就不怕你不乖。哈哈哈,哈哈哈……”蝎子漫不经心地回答着,狂妄放肆地大笑着。  “你好歹也是妖中,什么时候作风变得如此见不得光,如此卑鄙无耻呢?你赶紧的,赶紧放开我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魅儿此刻虽说是又咆又叫得,但还是忍不住毛骨悚然,谁叫自己栽到他手上了。使出浑身解数,讨好又激怒,无奈又乞求,可是谁会理她这滑头才怪。  “魅儿,不是我不给你解开困咒,只是我天天左思右想,冥思苦想如何才能抓住你,而今好不容易抓住了,你说我要是如此轻易地放了你,我会甘心吗?这也太对不起我自己了。而且你已从我手上逃跑了将近三百次了,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给你机会逃跑了。再说了,能嫁给如此强大英俊的妖中也是你的福气,多少女妖想方设法都想得到我地恩宠,只怪本王对你情有独钟,对她们没有半点感觉。可你倒好,三番四次地跟我作对,你越是闹得厉害,我就越有要征服你的快感。”如此邪恶,充满蛊惑,还不时伸出舌尖在魅儿脸侧转着圈圈,感觉好不自在。  “哼,不要这么恶心,这么肉麻,真是无聊。既然你都说了我已经逃过了那么多次,这次我也照样能逃走,不信你等着看好戏吧。”她也逞能,故弄着玄虚。  “啊,这是什么绳子,为什么拿来绑我呀?好像就快把我勒成原形了,能不能稍微松一点。”疑惑地质问成了软弱地请求。  “这个是我专门给你准备得捆妖锁,费了好大力气才从神界弄来得。你不要再挣扎了,不然真把你勒成蛇了。感觉怎么样?”好得瑟得蝎子。  听完蝎子的话,魅儿再也不挣扎了,讽刺十足地说:“劳你如此煞费苦心,魅儿可真是三生有幸呀。”她怒目直瞪,眼神犀利地看着蝎子,心想:哪天若是落在我的手上,非把你的爪子给全废了,看你还敢作威作福,还敢叫本姑娘嫁给你。  这次她真的没有曾经那么幸运了,弄来弄去也解不开身上的绳子,逃跑是没希望了,就这样成了案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,难道真是天要亡她吗?不甘心呀,不甘心。终于临近了蝎子挑好的婚期,也不知那蝎子哪根筋有问题,还是神经质犯了居然给她弄了身白色的喜服。  “魅儿,今天是我们成亲的好日子,你不要露出一副事不关己,无动于衷的表情行不?这礼服是我专门为你设计得,相信你会喜欢得。我现在解除你的束缚,但会封了你的法力。只要你乖乖和我成亲,什么都好说。”他倒是软硬兼施,好话坏话都说尽了。随即一道浅色蓝光朝她蔓延开来,捆绑魅儿的绳索就随着蓝光消逝了,被困了那么多天,现在终于可以自由舒展筋骨了,别提此刻有多激动,有多兴奋了。  “蝎子,看在你对我如此情有独钟,爱护有加的份上,我就勉为其难地嫁给你吧。再说,在妖界别人对你的平价似乎还满高的,女人终归是要嫁人的,嫁给谁不都一样吗?”其实她要是心口如一不就什么事都没了。  “魅儿要是说得真话我可就太幸运了,难得你想通了,识实物者为俊杰。早知魅儿心慈手软,现在还如此深明大义,看来魅儿是越来越机灵了。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?我先去招呼五湖四海的宾客了,顺便叫婢女来给你梳妆。”听了魅儿的话他的心里是挺美滋滋的,可是好话终归是说出来了,再想想魅儿以前的作风,他可没把握完全相信她。谁叫她以前就是个专捉弄人的鬼妖精,怎么,都得留一手。蝎王似有所思地走出了房间,就吩咐门外看护得婢女进去给魅儿换装打扮。  经过婢女的一番折腾、摆弄,魅儿终于穿上了白色的礼服。她看着镜子里如此熟悉而又陌生的自己,居然有种难以言表地欣喜:我一直幻化的衣服都是艳如血红,感觉那种妩媚风趣才适合妖精。想不到自己居然还能驾驭如此清纯雅致的雪白,例外吧。  一小婢女乐呵呵地说:“早就听闻娘娘美艳无双,妩媚倾城,美得特别,三界六道怕也少有如斯美人。今日,这白色礼服似乎把娘娘装扮成惊如天人,不识人间烟火的感觉。”魅儿似乎心不在焉,沉默不语,任由着婢女搀扶着她继续往前走,出了那个困了她那么久的房间,似乎穿过了一片东西走进了一个很奇妙的世界里,她的心里却越来越火撩火急得:这下完了,难道我千年修炼得美好青春就真的要奉献给一只蝎子吗?不,我才不干。  于是管不得那么多了,烂招数,小把戏就拿出来迷惑婢女了,“这是哪里呀?我怎么不知道山中有这处地方,感觉好幽静,很漂亮。”  一婢女答曰:“这地方其实半真半假,半虚半实,实则是蝎王结下得幻境,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每个生命的存在。”  “哇,不是吧?怎么这么悲催。”顾不得那些了,此时不跑更待何时,“反正现在还早,不如我先去四处欣赏欣赏美景。”一说完,就迅速挣脱婢女搀扶的手,逃命似的直接往前冲。  待婢女们反应过来,边追边喊“娘娘,娘娘,及时快到了,您不能……”  此时哪里还有她的影子,魅儿可不是柔弱的人类女子,虽说法力被封了,但还是有两招功夫的,所以逃跑得功夫还是上层的。  只见阵势不对,有两个婢女马上跑到大殿去找蝎王,一道大殿两人就齐齐跪下,“请蝎王降罪,奴婢没有……”两人战战兢兢的,生怕蝎子一气之下打得她们魂飞魄散。  蝎王随即明白了怎么回事,用意念去感应,心想:看你这次怎么逃出结界。看来还是我太低估她了,虽然封了她的法力,但她逃跑的本事却是一层未减。手一挥,婢女就告退了。  随即蝎王对四面八方的妖客抱歉地说道:“王妃临时出了些状况,怕是要误了即时,所以暂时取消婚礼,还请各位多担待。为感激大家远道而来,可在我山中多逗留些时日,尽享山中佳肴。”  “多谢蝎王招待,我等有幸了。”异口同声地忽悠着,心里诸多疑问不了了之了,什么时候妖成亲还讲究良辰吉日了?  蝎王敬了大家三碗酒,就离开大殿直奔魅儿逃离的方向。  二、蛇与人  此时的魅儿跑到个四面环山,感觉比较诡秘阴森的地方,四周老树都长满了又粗又长的藤蔓以及长长的胡须,似要颤动长长的胡须来吸取人血的千年老妖精。突然金光一闪,卷着她腾空而起,来不及呼救就晕了过去。  不好,结界被破坏了,蝎王感受到出事了,迅速施展法术奔去那结界受损的地方。  “徒儿,我们赶紧离开,否则就完蛋了。”无风子用十分强烈的语气说着,随即驭剑风行。  麟霜也即刻扛起了魅儿,不过在麟霜触及魅儿身体的那刻,的想法则是拥抱了一座冰山,紧接着跳上了幻大飘行地宝剑。他们迅速逃离了这座妖山。  当蝎王赶到的时候,什么都没有,只清晰地瞧见结界的裂痕。“岂有此理,真是活腻了,竟敢毁我结界我定不轻饶了你。”怒气震天,却也重新修复了结界。  “师傅,刚刚好险呀,好强大的妖气,简直像地狱里的魔鬼出世,幸好跑得快。师傅,这到底是人还是妖?”付麟霜不解地问。  “徒儿,你什么时候见过这么美的人了?定是妖物。”不多时,他们降落在道观门前,老者无风子拿出照妖镜一照,付麟霜看了大吃一惊,“世间居然有如此鲜艳媚惑的蛇类,能修得人形也实属不易呀,感觉收了好可惜。师傅,你要收了她吗?”他一脸正经地问道。  “徒儿,你有听过‘奇悬山’上的传说吗?”老者略带好奇地询问。  “听是听过,传说……难道她就是……”此刻付麟霜既惊讶又欣喜。  无风子摸着他又长又白的胡须春风满面地点点头,“应该是吧,我不会收了她,从未有人说她害过人。徒儿,不如你把她带回你府上去吧。”  “师傅,我要是把她带到人类生活的世界,她不会攻击人类或是吃人吧?”  “不会,因为刚刚照妖镜找不出她的一点魔性,她虽是妖,却没有害过一人。”老者把握十足地说。  “如此甚好,反正爹娘天天催促着要我娶妻生子。虽说你……”他也很乐意地接纳了。  “徒儿,你要谨记,世间之事是缘亦是劫,劫缘相生,是开始亦是结束。唯有拿得起,放得下方成大道。望你好自为之,切莫陷入痴缠。”  此话听得麟霜虽有诸多困惑萦绕心头,但也没多问,麟霜就带着魅儿下山去了。老者看着他逐渐远行的身影似有无尽的期待,顷刻化身为伽叶尊者返回了西天。  付府客房的床畔,麟霜看着熟睡得魅儿似乎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,记忆的断线却怎么也无法串联起来。“我好像在哪里曾见过你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,但我却想把你留在我身边,不管你是人还是妖。”他对着沉睡得魅儿自言自语,就这样一直守护着她。  魅儿躺在柔软的床上美美的睡了大半天,感觉有点意识了,动了动手指,来不及多想就睁开那双犀利冷清的眸子,迅速翻身坐起来,把自己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,还好衣衫整齐,也没什么异样的感觉。再把目光往床边摞动,“啊,妖怪。”惊慌失措地大叫起来。  惹得麟霜一头雾水:好像这是我该对她说得话吧。  付老夫妇去城外的寺庙上完香回来,刚跨进付府的大门就听到如此尖叫声,心里担忧着发生了何事。  付夫人急忙拉着老爷边走边说:“刚刚那声音好像是从客房那边传出来的,而且好像是女子如此犀利地尖叫,会不会真出什么事了?要不要多带点人过去呀?” 共 36339 字 8 页 首页1234...8下一页尾页

怎样治疗男性不育才能够彻底治愈
昆明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
女性癫痫病可以治好吗
标签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