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城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鬼眼术士 第167章 气得蛋都痛了

2020/01/17 来源:西城信息港

导读

鬼眼术士 第167章 气得蛋都痛了当下南天雁把夏彪与凌痕送了出去,金永贵见了就冲了过来,只是他还没扑到,腿上忽地一阵抽筋,人就扑倒在地

鬼眼术士 第167章 气得蛋都痛了

当下南天雁把夏彪与凌痕送了出去,金永贵见了就冲了过来,只是他还没扑到,腿上忽地一阵抽筋,人就扑倒在地上,嘴巴来个啃泥巴,只是这里可是水泥地板,他这么一啃,注定是悲催了,牙齿掉了两枚,嘴唇也撞破,血流得满嘴都是。

众人愕然地看着狼狈不堪的金永贵,都是茫然不解,他这好好的怎又摔上了?

这人平时那张嘴就横蛮得很,看他摔的这个样子,就算是医好,也是破相了,这算不算是一种报应的呢?

南天雁摇头大笑,送俩人上了车,道:“这金永贵不知他这嘴还骂得起来不?”

开了一会车,又向凌痕致谢,知道他要到华泰集团去上班,心里有点不解,凭着他这风水师的本事,应该不缺钱的,怎地还去上班了?

有些事他不好问这话题,先把他送到了华泰集团,这才送夏彪到去他的公司,夏彪也有自己的车,不过一起来的话当然是同坐一辆车了,把声势造得有点过份了也不太好,南天雁也没再问起劳资的事,一看他这本事,还有什么可疑虑的,再说了,夏彪也是提过议了,像这种大事你不去找他来解决也就算了,找的话,这钱当然是不能少的了,像以往那些一收也是几十万吧,比起凌痕这三百万来就显得少了,不过人家那是什么等级的人物?那效果也是摆在那里,你要少给的话,今后有个事时,那就别再来找他了。

因此送夏彪到他公司后,他也就向夏彪要了凌痕的银行账号,把钱打了过去,他却是没心情到公司来上班,得回去看看金永贵与那些人闹腾着到了哪一地步了?

像这种看热闹的机会可不多见,要不是送俩人出来,他还舍不得走开了,再一个就是这结果他怎也得了解一下,这金永贵是不是就此而作罢了?还是要再叫风水师重布个局?这是大事,不能不关心。

到了公司的停车场时,遇上了杨在葆,杨在葆也是认识南天雁的,他见得凌痕居然从南天雁车上下来,还是南天雁亲自把凌痕送到公司来,不禁吃了一惊,南天雁也看到了他,当然就不能装作看不见了,呵呵一笑,上前说道:“南董!你怎到华泰来了?”说这话时,瞧了瞧凌痕。

南天雁与他寒暄了一会,道:“我送一位朋友过来上班,他不是在华泰集团上班嘛,所以就过来了。”

他原想要替凌痕介绍一下,可一看他竟然把头转向一边去,看都不看杨在葆一眼,这一举动透着一些怪异的意味,他是个精明的人,一看到这里,就知凌痕根本就不打算认识杨在葆,神情有些尴尬,也不好打个保绍什么的。

“这位是华泰集团的一名小职员,南董!你怎地会和他称朋道友了?”尽管他对凌痕痛恨之极,时常想着要将其进行打击,有机会的话也想迫使他离开华泰集团了,得在这碍自己的事,瞧着还不舒服,所以故意说这话,意思是说你是不是被某人骗了?

南天雁如何不懂他的话中之意,再看凌痕的神情吧,这俩人一定是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了?

南天雁还没说话,凌痕可就说开了:“杨理事!近没再性-骚-扰公司的女职员了吧?要是有的话躲着我点,让我看到了只怕会坏你好事的。”

南天雁一楞,脸上登时就露出了会意的笑容来,这就难怪了,方才怎地看着俩人神情都不太一样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,多半是这杨在葆作了什么不地道的事,对公司的女职员性-骚-扰了被凌痕抓个现形,这就闹得不欢了。

当然,此时的他也不好说些什么,杨在葆怎说也是华泰集团的股东,权高位重,自己身份虽尊,在没必要的情况下也不宜与他有什么的不欢,客套了几句后也就离开了。

在杨在葆要走开的时候,凌痕又说了:“杨理事,你是不是很想打击我呀?”

杨在葆停下了脚步,转身冷冷地看着他,却没说话。

“你想打击的话手段须得玩高明一点,想用几句话来嘲讽什么的一点都不管用,我这人很喜欢与你这种权贵玩一玩的,看着你从那位子上跌落下来的时候,我想很多人都愿意看到的。”

杨在葆气极了,我都不想跟你一般见识了,你这小子什么意思呀?一而再三的挑战我的耐性的吗?他满脸怒色:“凌痕,这件事我想就这么的算了,如果你当我怕了你的话,那你可就想错了,真想和我玩一玩,我到是不介意把你踩在脚下的。”

“啊!杨理事你这话说得太严重,真把我吓着了,你不会真有这么狠吧?”话虽这样,可一看他一脸的嘻皮笑脸,那有害怕的意思了,一看就知是在逗着他开玩笑的。

杨在葆气极了,抡拳上前揍人的冲动都有了,只是这里是公司,他可是公司里的股东呀,总不能打上一架来闹笑话吧。

“好!我记下你了,你小子别太得意,我会叫你吃不了兜着走的。”

“杨在葆吧,这样才像个男人嘛,我还当上次把你吓得阳-萎都不敢冒头了,这样很好,我接受你的挑战,我们有机会好好较量一下,看是谁输谁赢了。”

杨在葆恨得咬牙痒痒地,却是不能跟他对骂了起来,毕竟这里是公司,一旦吵开会惹起老大一帮看热闹的人,以自己的身份和公司的职员吵架骂架打架,那是多丢人的事了,便自强行忍住,恨恨而去。

凌痕也准备上去回到部门,还没迈上几步,却见从一辆车上下来一位,这人却是姜皓,只见得他一脸的笑容,道:“痕!你这是上哪去了?”

凌痕看了他一眼,道:“姜经理你一直都在这里呀。”

“我……我不是有意要偷听什么的,只是刚好出去办了点事回来遇上了而以。”

“刚才的话姜经理都听到了?”

姜皓脸上一热,道:“我原本是要出来跟大家见上一面的,只是听了你们的话后觉得实在是不太方便,这就没出来,到不是有意要偷听的。”

“嗯嗯!没事,不就杨在葆这个蠢货嘛,这家伙尽些不地道的事,早晚有一天要被我抓个现形,叫得他处藏身,华泰集团这么大的一家企事,竟让这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烫,那也太可惜了。”

姜皓闻语暗暗吃惊,如果之前要是没听到他与杨在葆的对话,姜皓一定会认为凌痕在吹牛皮,方才他与杨在葆针锋相对,语气上一点都不输给对方,几乎把杨在葆吃得死死的,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,只是讲了几句狠话了而以,这在姜皓听来,非是自找台阶下的狠话罢了,他那有凌痕的魄气,这么一位公司小职员跟公司的股东对着干,半点都不输给谁了,这真不多见了。

“杨……杨理会他怎了?”姜皓小声地问道,也怕别人听去了这句话,可别想着去打听,却叫得杨在葆的心腹听到,那于自己处境就不怎妙了,故此说话的声音怎也大不起来。

“他……这王八蛋在公司里老是搔扰女职员,被我撞见吐了几口口水,这老家伙气得不行,又不敢动手打我,结果就被我吃得死死的。”

姜皓一呆,却是想不到会有这种事,心里又隐隐觉得这还不够的呀,真是这样的话,他杨在葆没理由怕你凌痕的呀,他单是一句话下来,还不叫你凌痕滚蛋了,这还用得着怕了。

“姜经理,你没干这种事吧?”

姜皓一楞回神,强笑说道:“咱是有老婆的人了,在家里对付那个黄脸婆都没精力了,那还有这精力来搞这事。”

“呵呵!姜经理这么说就对了,有了老婆就得在家里把她侍候得舒舒服服,出来瞎搞什么了,有谁有这兴趣爱好要搞这些,被我抓到了非叫他好看不可。”

姜皓听了暗暗抹汗:你这什么话了?难不成你是个车震杀手,专爱抓这种人的吗?你这兴趣爱好也太古怪了点吧?

当然,看到凌痕是怎样对待杨在葆的姜皓可一点都不敢质疑他这兴趣爱好,真要被他逮到的话那洋相就出尽了,还好他并没在公司里乱搞,企划部也就那么几名手下,女子嘛就周杨这么一个女子了,他就是有这心思这么多人坐在那里面对着,你要是搞些小动作吧,那还不被人发现了。

“痕,你在玉石部混得好像很不错的呀。”看着他西装革履,皮鞋也是擦得乌黑滑亮,手里提着那部手提,也是三星的,就这派头怎也是不可小瞧了,他姜皓还没这待遇呢?所以一看就羡慕得很,心里多少也是妒嫉得很了。

“还行吧,马马虎虎凑合着混了。”他这话说的到是实情,以他现在风水师的身价,一出手就是上百万的身价,在这里打工拿那点工资真不算啥,只因在这签了合同,就这么的违约走人好像有点不太地道了,所以这才勉勉强强的留了下来,还有美女陪着吃个饭什么的,这福利看着似乎蛮是不错的。

上海肿瘤医院主治医生
深圳仁爱医院在线挂号
贵州癫痫病医院网上挂号
深圳专业的治妇科疾病的医院
郑州治牛皮癣费用
标签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