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城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轻舞孙二娘传小说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3 来源:西城信息港

导读

孙家村是红桥镇的农电改造早的一个村。为啥这么说呢?因为这个村,工业基础好,给镇里争了光,又加上出了个特殊的人物。人们都叫她孙二娘,其实这不

孙家村是红桥镇的农电改造早的一个村。为啥这么说呢?因为这个村,工业基础好,给镇里争了光,又加上出了个特殊的人物。人们都叫她孙二娘,其实这不是她本名,是她在管理村级供电的时候,她比《水浒传》中描述的孙二娘还要孙二娘,人们给她娶的绰号。她本名姓孙,叫凤姣。大概人们一看到关于带“凤”字的名字又联想到《红楼梦》里的王熙凤,都有点凤辣子的味道。  孙二娘今年才三十刚出头,一张盈胖大脸,一口洁白的玉米牙整整齐齐,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好像会说话,人们都喜欢她,只是说话声洪嗓大,有点女汉子的味道,有人当着她面干脆喊她假小子。她二十五岁嫁到孙家村,她丈夫乐义是镇政府开小车的司机,人缘又好,于是村里选她当妇女主任。她说她不是当干部的料,婉言谢绝了。  说来这村也奇怪,从农村实行分田到户以来,村子里一直没有个女干部,都是村主任朱德贵兼着,遇上女人们的具体事都是她老婆郑月喜去。人们都诙谐地喊他老婆郑主任,叫朱德贵“阉主任”,故名思议,不用多解释,刚开始大伙叫他,他还很生气,后来叫惯了就习惯了,他也只是无奈地笑一笑。不过有一天,朱德贵送他孙子上学,在路上,他孙子问他:“爷爷,我姓朱,你怎么姓阉?”这问他哭笑不得,引得路人哈哈大笑。  农村里为啥女人当干部少,关键是工资太低,正如这里的女人们讲,出去捡几小时的废品比当干部强。孙二娘的丈夫,在镇里接触人较多,觉悟比较高,多次劝她当村主任,她不干,她丈夫乐义,也真拿她没办法。  一.  一晃两年过去了,孙二娘生了个胖小子,这做月子期间天天有人陪,很幸福美满。  孙二娘的儿子半岁多了,儿子吃完奶,必须要人抱着睡,否则就哭闹。她白天黑夜累得不行,有时晚上公公婆婆轮流替换她一下,时间长了也有些无聊。一天傍晚,左邻右舍的姐妹们都要打麻将,结果有一组三缺一。她好久没玩牌了,听人说三缺一,心里痒痒的,很快说:“我来个!”大家见她有孩犹豫不决,她很热情地收拾桌椅,“就到我家。”姐妹见她这么热情,就一窝蜂地上了麻将桌。刚开始几圈,孙二娘因好久没打牌了,手气也不很顺,有时刚好成牌,被上家抢糊。她气得把牌甩在桌子上像打乒乓球一样响。有时连抓牌的手指发抖。在一旁看牌的婆婆指点她,叫她打牌心平静点,大家打牌都是好玩,输赢都很小,打一夜也只在一百元之内。孙二娘此时才发现婆婆就坐在自己背后,  那抓牌的手也不抖了,心里也不发慌了。她知道婆婆的脾气,抺牌不准带上臭脾气,否则她把牌一推走人。婆婆打牌的宗旨,不论输赢,都要平常心,何为娱乐就在这里。她知道婆婆的牌品是老一辈中的。有时年轻人三缺一,婆婆是人选。她想到这里,不管是抺牌还是干什么事都得向婆婆学习。其实她心中还很惧怕婆婆直来直去的脾气,你要是臭脾气不改,她准会把宝贝孙子交给你,让你想抹牌都想不成。人心平静,出牌进牌都有章法,比如挨吃满蹦,每张牌都在自已眼前过,脑子里记着,自已的对家该成什么字,还有两边也在等什么字,我手中牌该出还是不出,或者算准确了,那就等靠运气,全凭自摸。她目前手中这局牌,桌面上巳经有三个逢中,如果是自已自摸逢中,一个青一色的好牌。看得出四个人都已圆糊,都是摸一个把牌往桌上一甩。都在静待中。三个人都同时看到了,孙二娘嘴角处往上一个小弯,她笑了,她笑出声了,高兴地喊:“我自摸逢中,青一色!”等待她话音一落,电灯突然不亮了。大家都很懂规矩地等电灯,都你一句我句,没完没了地议论,刚才这牌也许我成,他成,你成。时间已经有会了,可是电灯还没亮。孙二娘的公公想了个办法,给她们点燃蜡烛,这蜡烛终究没电灯好,好几处的牌都散了,她们见孙二娘家用蜡烛,有兴趣者看牌。这牌桌上看牌人一多,又昏暗,孙二娘又来火了,“这怎么回事,不来电啦?!”“还来屁的电,村里的电工朱军把收缴的电费装进腰包,已两个月没交,镇供电站停电了。”“他妈的死朱军坑人,害得我们全村人都摸瞎。”“这么缺德的人管电,害人!”大家你言,我一语把怨气全出在村电工朱军身上。  孙二娘牌不打了,心中很气愤地说:“这村没人出来当电工?要是没有我来干!”“得了吧,别人劝你当妇女主任,你一百个不愿意,你还当电工。”“那和这不一样呀。”“怎么又不一样,你去收电费,人家说手中不方便,还有说我电费这么多?”“这个我不怕,我照表收费,一清二楚,不交我敢停他电。”“再说你不是男的,还要懂电工知识。”“这个你们不用愁,我在学校里物理考试老是,我们家里的电灯布线都是我安装的。”“我们打赌,村里如果让你当了电工,我们这些姐妹愿意为你筹资先还镇供电站三千元的电费。”“好一言为定!”孙二娘的公公、婆婆全当是儿媳妇与大家闲扯谈,还附和着说:“你们说话算数,我们支持儿媳妇当村电工。"  二.  这天夜里,孙二娘抱着儿子睡,还真点睡不着。不一会儿,丈夫乐义,从镇里开车回来,见儿子已熟睡,她还睁着一双大眼睛扑闪,扑闪着,亲昵地抱着她,给她一个长吻。孙二娘还没等丈夫乐义脱衣上床,就迫不及待地说:“乐义,我有件事要与你商量,但你反对可以,不准骂我。”“只要你想要干的事,是好事我不反对,也不骂你,还支持你。”乐义很慎重地说。  孙二娘把嘴边的话又吞了下去,乐义看着她这种吞吞吐吐的样子,开导她说:“两个人的事,有什么说不出口。”随即又半开玩笑地起来,“大不了象初恋时,你咬住我耳朵,对我说,乐义,我喜欢你。”孙二娘笑了,脸上笑得象一朵灿烂的花。“娘子,你说吧,我听着。”乐义学着古装戏里,水袖一抖,拖着长腔,慢慢地吐出了这几个字,随着在房间走了几个圈,让孙二娘笑得爬在床上打滚。孙二娘笑过之后,一吐为快,“我要当村电工。”乐义眨巴着眼睛,忽然收起了笑脸,“我耳朵没问题吧?”他把耳朵用手扯了几扯,“我没听错吧,你再说一遍。”  “我要当电工!”乐义听得清清楚楚,孙二娘要当村电工,他不解地问:“你为啥今天提出这个问题来着?”孙二娘把原电工将村民电费装进自已腰包,逃之夭夭之事叙述了一遍,再把姐妹们打麻将打赌之事告诉了乐义。乐义冷静地想了半天后,没有说反对也没说赞成,他只说了五个字:“当村电工难。”  为什么当村电工难,一是电力设备老化。二是偷电现象严重。三是人情电害人。乐义觉得自已的娇妻平常在自己身边有点娇娇滴滴,没想到她现在有如此胆量,肯于为村民做一件难办的事,是好事,应该支持。他这么想就不用再拖泥带水了,很高兴地说:“爸妈工作我去作,明天你找村支部书记王浩,把事情讲清楚,毛遂自荐当村电工。”孙二娘看到自己男人如此爽快,压在心头上的石头,一下子掉下来了。她拉着乐义在他脸上重重的给了一个吻。她的这一吻,又给乐义提醒了一件事,忙说:“钱不用你的那些姐妹们筹资,到时只要她们支持你工作就行了。那三千元我去电站垫付。”  三.  孙家村有十三个小组,由于位于318国道旁,扎米坊、榨油坊、家庭服装厂等三十多家,一日无电就无法生产,特别是有些拿着合同订单的家庭企业,逾期赔款。这些企业用电交了电费肯定要电,可是村电工把钱私吞走人了,一时间去那里找人。村支部书记王浩也急得没办法,村级债务累累,谁也不肯借钱给村里。  王浩从昨夜停电到早晨天亮,电话没停过,打过来的电话没一个讲文明,讲礼貌的,开口就骂人。王浩也气过了头,对着电话那端吼:“你们有本事去找村电工朱军去,我这村支书不干了!”  正当他吼得唾沬四溅,脸红脖子粗时,他忽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喊:“王书记!”以为是找上门来理论要电的村民,恼怒地吼:“我这书记不干了。”可是转过身来,二人都哑言。孙二娘不知什么得罪了书记,王浩认为刚才太激动,太失去理智。王浩立马给孙二娘陪礼道歉,并献上茶。孙二娘接过茶边喝边让自已淸理思路,不知为啥早已深思熟虑的话,到了王浩这里全没词了,也不知道怎么开口。还是王浩见过的事多,直截地问:“你有什么事?”“我......我......”“别紧张,慢慢地说。”孙二娘习惯地皱了一下眉,忽然大着胆子说:“王书记,我想当村电工。”王浩一听,心里忽然咯噔一下,我正在愁电,现在不是有人找上门来了吗?但一考虑道这是个女人,能行吗?能有担当吗?孙二娘见王浩迟迟不说话,又大着胆说:“王书记,你不要看我是个女人……”王浩看出了孙二娘要往下说什么,忙用手式叫孙二娘不要再说,并且告诉她,“我这当书记的心病,就是没钱去供电站交电费。”“这个好说,只要你答应我当村电工,我先垫,到时由村里还我。”王浩见话说到这份上,心里很高兴,电费交了,电工有了,老百姓也不骂娘了,我何乐而不为?于是满口答应了孙二娘的请求。王浩此时的脸上堆满了笑容,不住地说:“孙妹子,你解了我大难,是我贵人,我完全答应你请求。希望你今天上任,等会我要村主任陈上升和你一起抄电表。”  孙二娘知道村里的人都急需要供电,略加思索了一下,便和村支书王浩商量,叫村书记去镇里先找她丈夫乐义,到供电站先交电费,让村民用上电。王浩觉得孙二娘的话挺在理,骑上摩托往镇供电站方向跑。  孙二娘望着这远去的村支部书记,一会又摇头,一会又点头,不住地发感慨:“这农村工作真的好难做。”  四.  中午,镇长王国邦和镇供电站的领导齐聚孙家村,他们也同意孙家村“两委”的意见,让孙二娘任孙家村的村电工,提出了该村要确保长期正常供电,必须杜绝权威电,人情电,狠抓偷电漏电的薄弱环节。同时,他们也给孙家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,这次全省农电网改造,孙家村作为试点村,希望做好“网改”的前期工作。大家听了这个好消息,都很高兴,孙二娘也很兴奋,不住地说:“我赶上‘网改’了,一定当一个合格的村电工。"  随后一行人,考察了孙家村电力设备情况,问了该村私营企业主关于如何管好电的意见。他们来到服装企业私营老板王春华家,老板今天四十三台电机无法生产,全员放假,早晨为电的事已经与村书记在电话里大吵大闹了一通。他对镇长王国邦说:“我们孙家村要管好电,首先要选好一名村电工,没有大公无私的人不要。其次对村电工朱军私自携电费逃跑,一定要村干部追回不行就交派出机关捉拿归案,当干部对这种人不怕得罪,你怕得罪他,他就不怕得罪你。所以村干部要敢于治邪。”  在孙家村一组陈光中中家,他讲了一个典型的例子,朱军在当村电工时,他做两本帐,骗我们老头人,他家亲戚兄弟姐妹的电费从来不收,都是摊给我们,这村电工这么搞一害了自已,二害了大家。为什么这么说,其实朱军造成了电费难收,用户和他扯皮打架……  孙二娘此次跟着领导走访用户,也收获不小,认识到当个村电工也不容易,责任重大。不过她也懂得只有自已行得正,才能管好电。几天后,孙二娘在村主任王德贵的协助下,建立了套合格的村级收费台帐。  五.  孙二娘当上了村电工后,她要经常性地巡回全村,谁家的电灯不亮,她必须检查原因。特别勤快,也很负责任。有一次,她到七组彭大爷家  ,大爷告诉她,家中有两盏灯亮,还有四盏灯不亮。她按照大爷所叙述的情况去查找,怎么也没找到原因,有时还挺有趣,全部电灯亮,人一走又不亮了。此时,她忽然觉得胸前湿了一片,原来儿子要喂奶了,两只奶子鼓得发胀。她一想到大爷家电路故障还没找出来,忙借故有点事,将奶水挤出一地。后来终于查出来了,原来大爷的电线有一处贯过墙缝,刚好有个洞,被老鼠咬烂,还只有一根细小的铜线没断。她很快帮大爷重新接好线,让所有电灯全亮,她才象彭大爷一样舒心地笑了。  孙二娘回到家里,她婆婆早已在门口东张西望,因为孙子肚子饿了,哭了好几次,牛奶呀,糖水根本上不起作用,放到嘴巴边就吐了。真的是孩子见了娘无事哭一场。她婆婆看到孙二娘,一口一个:“傻婆娘,管电连儿子都不要。”“妈,今天一点特殊情况,今后不允许。”孙二娘自知错了,一个劲地婆婆面前讨好,“还是我妈好。”儿子听到孙二娘的声音,转过头“哇”地一声,接过不住地,“呣,姆。”孙二娘赶紧从婆婆怀里抱过儿子,哄了半天儿子。儿子奶吃饱了,不哭了,在妈妈怀里笑了。  从此,孙二娘也想到了一个办法,如果走到离家远的组,干脆用个竹背篓背着儿子,人们常戏称“母子电工”。  六.  孙二娘在管村电工中,自知自己的业务水平不行,为了让自已真正成为一名合格的电工,她只要一有时间逛书店,她姐妹们看她象个书呆子,开玩笑地说:“女人不打扮,男人不爱,你乐义长期在外面,你不怕他釆野花。” 共 1040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男性不良生活习惯是非细菌性前列腺炎的元凶
黑龙江哪家男科专科研究院好
云南治癫痫好的专科医院
标签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