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城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谁的良心丢了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3 来源:西城信息港

导读

我在马路边捡到一颗心。  一颗还在跳动的心。  流动的血脉清晰地显示出“良心”二字。  谁的良心丢了?我皱紧了眉头。  从医学的角度来讲,在

我在马路边捡到一颗心。  一颗还在跳动的心。  流动的血脉清晰地显示出“良心”二字。  谁的良心丢了?我皱紧了眉头。  从医学的角度来讲,在这颗心还没有死去之前是可以嫁接或者叫做移植的。  我必须马上找到失主。   “谁的良心丢了?谁的良心丢了?”我一路吆喝。  行人如织,冷冷一瞥,匆匆而过。   “兄弟,我看看,是不是我的?”来人大腹便便。   “你的?凭啥说是你的?”我把手往回一缩,问道。   “唉,兄弟,是这样的,我近老他妈的挨骂,工人们说我的良心被狗叼走了。”  我扑哧一笑。  别说,这颗良心弄不好还真是他的。  我刚欲把心交给他,他包里的手机响了。   “兄弟,稍等,电话!”他向我示意。   “喂,老婆!什么?你把瘦三和胖四的钱都给了?呀呀,拖一拖嘛!什么,瘦三一对孪生女儿读大学?什么?胖四老婆要分娩了?你用私房钱给我垫上了?以我的名义?夸我了?说我是个有良心的老板?嘿嘿,谢谢老婆!”   “兄弟,对不起,那良心不是我的,我的还在。”老板挥挥手,再见。   “谁的良心丢了?谁的良心丢了?”我继续吆喝。   “小伙子,我看看,是我的不?”  一个中年男人小心翼翼地问。   “凭啥说是你的?”   “小伙子,”那人稍稍犹豫了一下,接着说,“背地里有人说我是个没有良心的狗官呢。”  呵呵!我忍不住笑了。  他讪讪一笑,红了脸。  我决定把心交给他。有了良心,他就不再是“狗官”了。  这时,一个老太太走了过来。   “你是张主任吧?”老太太颤巍巍地问道。   “你是?”中年男人疑惑不解。   “张主任真是个有良心的人啊!”老太太眼含热泪对我说,“他去年资助了俺孙女500元钱,张主任你忘了,咱们还一起照过像呢!”  “奥,想起来了,对对对!”中年人一个劲点头。  原来如此。   “小伙子,那良心不是我的,我的还在!”  张主任告辞,远去。   “谁的良心丢了?谁的良心丢了?”我提高了嗓门。   “孩子,俺看看,是不是俺的。”一个老头儿问。   “凭啥说是你的?”   “孩子,是这样的,俺是个菜农。去年,俺大棚里的草莓长虫子了,为了灭虫子就多打了农药,结果,卖出去后,吃坏了许多人的肚子。人们纷纷骂俺是个没良心的菜农。”老头儿一脸沮丧。  行,把良心给他,就可以吃到放心菜了。  我刚刚做出这个决定,一个饭店老板过来了。   “刘大伯,你好啊!以后我饭店的菜就由您老了哈。你前天送的菜我一一检验了,没有农残,跟你这样有良心的菜农打交道,我放心呐!”  老板抓住老头儿的手,晃了又晃。   “孩子,那良心不是我的,我的还在。”  老头依依呀呀地哼唱着走了。  到底谁的良心丢了?我有些迷茫。  忽然,前方一阵骚动。  怎么回事?  我快马加鞭,杀了过去。  拐弯处,一辆拉桔子的大挂车侧翻,桔子滚出老远。  人们在哄抢,车主在狂喊。  九岁的女儿喜欢吃桔子了。我随手把良心一扔,迅速加入了抢桔子的队伍。  突然,一记闷棍袭来,我应声倒地。  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躺在医院里了。  老婆不住地哭鼻涕抹眼泪。   “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家伙,眼里根本没有我们娘俩,为了几个桔子差点连命都搭上了。你要有个三长两短------”  啊?我没有良心?郁闷!  “不好,老婆,我的良心丢在马路上了,快去捡来!”  我捶足顿胸地喊道。       2012、4、3   共 138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诊断不射精症时要细细观察
昆明治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
青少年癫痫病病人的病因表
标签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