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城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百味丐帮花头冲喜武侠风情小说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3 来源:西城信息港

导读

一  汉中城丁字街的茂徳公,要择吉日娶娇娇了。  古历三月一天,蚂蚁佝腰歪行,在当铺街讨要。忽见一肩挑的汉子,停住脚步,旋转了挑子,听两人站

一  汉中城丁字街的茂徳公,要择吉日娶娇娇了。  古历三月一天,蚂蚁佝腰歪行,在当铺街讨要。忽见一肩挑的汉子,停住脚步,旋转了挑子,听两人站石板路旁说话,看短褂的听穿长袍的说着,摇起头来。蚂蚁接过半个剩馍,侧步凑近啃着,侧起耳偷听。忽然,他脚也不跛了,背也不弯了,快步赶往西街。孝娃正沿店铺堂馆讨钱,听了消息说:真的!叫蚂蚁回他的当铺街,揣了布袋里的零食碎钱,出西街直去葫芦宫。  古城残留着明初垒筑的城墙,虽斑驳不整,遍布洞穴,却连结四门四关,给乞丐提供了遮风挡雨的栖息之地。西城与众不同的一处城墙洞,自打花姐来了,进去说了句:两个洞连着,像个葫芦,是个宫殿嘛!从此称为葫芦宫。孝娃钻进洞去,叫了声花姐,说有大生意了。边说边给花姐掏吃的,说了茂德公要择吉日娶娇娇冲喜之事。  “哪个茂德公?”花姐问。  孝娃说:“汉中城内就一个茂德公么”。  接了吃的,花姐不吃,转脸向洞外。  里边的洞比外边那个大,还窗子似的挖通了一大块墙,洞开了别一番天地,浮来外面城河污臭和庄稼清香的气息,展现出田野风光,隐现孤山。  孝娃又说:“大生意来了,该进财了”。  花姐说:“你只知进财!”  孝娃依偎着花姐,要动手动脚。花姐喝了一声:“滚!”  孝娃提布袋走了。花姐靠土壁扭脸,面对田野春景,也不喂那边洞里拴着的两只狗,扔了手中的零食。城河里游的鸭鹅一惊,见飞下来许多食物,争相啄食。花姐默坐葫芦宫,悠悠想起往事……    二  她怎么不知道茂德公呢?  丁字街口的茂泰隆货栈,外借汉江水运畅通之利,内联官府富豪之势,正应了那幅对联:生意兴隆达三江,财源茂盛通四海。这个茂德公,年轻时就爱拈花惹草,自打父母先后一个月内连襟下世,越发得意忘形,不顾商徳。作为原配妻室,花姐趁年轻气盛,阻止其欺弱霸小,妾纳花容月貌。三次遭棒逐,两次扑回去,哭天抢地,促其回心转意。非但未奏效,反被关进猪圈,欲置她于死地。子时逃出,无颜回去,遂向南夜奔百里,至黑水河边樊家村,得了一顿饱饭,跟了尚未娶亲的张有才。三十六的儿子有了媳妇,婆婆盼着抱孙子,一年过去,媳妇肚子平平不见鼓起,便随婆婆赶六月六的庙会,去哑姑山焚香求子。下山途中突遇黑云响雷,惊慌中与婆婆走散,迷惑里钻山洞躲雨,猛不防,一黑脸汉子闪进山洞。那人一胸膛黑肉,砧板似又厚又展,看到她,也一愣。花姐缩进深处,只有听天由命。那汉子在洞口捡了些干枯柴草,取出火石,点燃了一团火苗。又冒雨出去,拎回一只野兔,握着几个山桃和一把野葱石蒜。递来山桃,叫她近来,让她压饥,以尖石作刀,剥了野兔,撩火上烤,渐渐烤出了香味儿,撕了条兔腿让她啃。大雨半夜才住,天一亮出洞下山,回家没几天,觉口馋喜酸,伴有呕吐,方知有了喜孕。三个月后,身子沉的干不成重活;六个月后,觉着腹中骚动;九个月时,肚腹再不得安宁。不久呱呱坠地了一个儿子:头大脸阔,嫩面青黑,头发稀疏,长哭不已。吊箩筐里哭,抱怀里哭,睡襁褓里,还是个哭。满月后不哭了,笑着学这学那,四个月能爬扑,五个月会倚坐,六个月立塄塄,随之欢实学走路。瞪大一双眼睛仁儿,常盯人盯牛,爱瞅山瞅河,喜望天望地。次年六月六,背着两个月的儿子,上哑姑山烧香还愿。路过那个山洞,记起美餐兔肉后,黑脸汉子双臂箍住她,带给她的温热和快乐。稍没留神,迎面碰见了他。面对面错路一瞬,那张黑脸,直盯她怀里的娃儿。疾步扯大距离,她在娃的尻子上拧了一把,留给他的,是响亮地啼哭。她也不明白,咋就拧了娃一把呢。心中便不再安宁。她舍不得张有才,又念着黑脸汉子,料着哪一天要出事情。那时土匪多,黑水河一带常遭打家劫舍。传言有位黑山王,翻山似鹰飞,平地如兔跑,白天是人,夜间为匪。打那次重逢,他盯了她怀中的娃儿,樊家村却再没遭过抢劫。连本村人都觉奇怪,唯有她心知肚明。一年一度朝拜娅姑山焚香乞拜,暗自求的是别招祸事。张旺娃一年年长大了,十二岁,力气像大人;十四岁,耕、播、碾、打成了一把好手;十六岁能扛二百斤重的石槽上山,懂得了恪尽孝道。眼看婆婆撒手走了,张有才见老了,黑山王不年轻了,张旺娃成人了,花姐难免北望古城,念及茂德公的旧债,想着该有个了结了。  靠谁去了结呢?张有才年老无能,黑山王太鲁莽,只有张旺娃了。咋样了结呢?伤其性命,失之过份。烧其货栈,窃其银钱,让其破落,其人皆无大损。解恨的,是像挑牙猪那样腌了他。哪知欲施计去古城掳人,却出了一连串祸事。    三  早春时一天,张有才下河捕鱼,鱼没捕到一条,却带回一大把银钱。蹊跷之中说,在河边遇到两陌生人,自称为黑山王秦大黑的人,说张旺娃乃秦大黑骨血,要带其上山,扶持他后继为王。张有才惊愕,狐疑,骂骂咧咧,欲和其拼命。两人放下银钱,说后会有期,匆匆去了。花姐只是哭泣,却不言及底里。莫料三日后上山砍柴,张有才却失足落崖死了。之后秦大黑闻信,扮作货郎来家,和花姐秘谈,要携母女上山。花姐家里家外,却找不到旺娃,急得在院里团团转。忽见房顶站了个人,抱一块百斤巨石,不是别人,正是旺娃。眼见石块要迎头砸下,花姐大喊:旺娃甭害他,他是你的生父呀!秦大黑闻声仰脸,一瓦片被踢下,垂头躲闪瓦,石头砸下来,不偏不斜,正砸在头上,顿时脑浆溅溢。旺娃就此失踪。三天后,村人在哑姑山崖洞穴,看到他的尸首,已经身首分离。花姐哭瞎双眼,从此沦为乞丐,了结旧债之事,随即心灰意冷。回古城碰见孝娃,说哪里来的,为啥占老子的地盘。答肚子饿,占了你地盘,你能咋了我?孝娃说那我占了你,引她来葫芦宫,让她昼间在洞中耍,夜里跟他睡觉。除了给吃的,还拉来两只小狗作伴。耳闻茂德公患了温病,没料要娶娇娇冲喜。貌比西施才善丹青的九房妾古茹,不知何因自缢身亡,古茹尸骨未寒,茂德公又把贪婪之手,伸向岭南书院的校花娇娇。娇娇花容月貌,听说才十七岁,正含苞欲放呀。花姐能和孝娃一般见识,只知要挟他发财吗?    四  这天向晚,孝娃提了一串油饼,进了葫芦宫就说:油饼子,给你吃的。一截篾条,果真串了三个油饼。问他哪儿要的,孝娃说不是要的,是人家送的。得是你去茂隆德货栈了?花姐问。孝娃顾不上回答,把油饼递给她,麻影子中去点墙壁窝的油灯。油灯是残碗做的,油是青油,点着了,借亮从前洞抱来包谷杆,堵住窗洞,依壁角放好两只瓦罐。瓦罐一模一样,一只供起夜小解,一只盛着水,渴了喝的。忙完坐稻草上,依花姐斜靠了,看着她吃,又解腰间的布袋,让她看里边的银钱。猜想这也是从茂隆德货栈得的,花姐说:咱手里有莲花棒莲花落,要那有啥用?孝娃说咋没用呢,就往花姐身上爬。花姐任他高兴,提起茂德公冲喜的事,道出想了半天的的主意。孝娃说依你说的做。那一阵,昏黄的油灯如豆,晕晕闪闪地跳亮。    五  三月初十这天,天气晴朗,风和日丽。茂泰隆货栈油漆一新的红板壁门上,张灯结彩,丁字街口人来熙往,欢声笑语不绝于耳,喜庆气氛洋溢一条巷。货栈大庭之内,横竖成排的八仙桌一一摆好,二十桌宴席直摆到天井。各色宾客络绎而来,手提箱抬上了贺礼,道了祝福纷纷落坐,只等接亲的花轿一到,娇娇新娘当众亮了像,热闹的婚宴宣布开始,等着划拳猜枚吃喜酒呢。忽然,有人问:茂德公呢?他闻声迎来,被大管家金三扯住袖子拉往一旁说:货栈门外,丁字街头,来了个女乞丐,赶又赶不走,撵又撵不开,指名道姓,要见你呢。茂德公听了,好生惊诧,喜庆大事早作了安排,各方排名造册打点,莫说政界要员、商界富豪、社会名流、各阶层头领、社会上帮主……就连丐帮的头目孝娃,也当面打了招呼,清了人数,封了红包,给了烟酒呀!怎么搞的,竟冒出了个花丐呢?心里疑惑不解,脚下不敢怠慢,没敢冒然出门,只从旁边隔了板壁的缝隙一瞅,不由大吃一惊。    六  花丐蓬头垢面,发如胶沾,脸似漆抹,牵黄、白两条小狗引路,佝偻的背上,背一竹筐,黄瘦的颈下,吊一土罐,浑身褴褛,一手执蓬花棒,一手拿葫芦瓢,席地坐到货栈大门前,一脚着大红绸绣花新鞋,一脚趿辨不出颜色的烂布鞋。她身后不远,趟街的、趟地的、叫花的、讨口的,脚残腿缺的,褴褛肮脏至极的,一个个凑成伙,一伙伙合成群,一群群凑成阵儿,正往货栈逼来。  茂德公定住神,急差人上前打问:不是给孝娃打了招呼,一一打点了吗?  花丐回答说:我又不是孝娃。  你们是……说着忙递烟糖干果。  我们不沾烟酒,是清素残疾帮。说话间目不转移,原来双目失明,是个瞎子。  茂德公着新郎装扮,急得团团转,像个色彩斑烂的怪兽,狠不得吃了这伙人。却不知从哪下手。虽说他经营货栈几十年,称得上有钱有势,毕竟未入官府,只是个经商的,遇事只会用黑贿笼络,使银钱息事宁人。当着这么多体面的宾客,接娇娇的花轿又快到了,鼻子里不满地哼了一声,歪头示意金管家,赶快重备礼金,另封红包,一一打发清素残疾帮的,让他们拿了礼赶快离开。金管家不敢怠慢,迅即捧了一包银钱,径直出货栈,来到丐帮花头面前说:给,赶快回去分吧。接了礼钱,丐帮花头不走。一声封礼钱了,蓬头垢面衣裳襟褛地蜂拥而上,后面拥来的乞丐越来越多,捧起破残碗,扬起脏布袋,伸出鸡爪子似的双手,都拥向货栈门庭。金管家及其手下笑脸相劝、好言相说、粗声斥说、恶颜相对,继而推推搡搡,撵他们离开。乞丐却咸甜随便,软硬不吃。忽然,有从怀里倏地掏出一条蛇,大喊龙来了的;有一手捏了铁丝,往锁子骨里一穿,口称爷不走的;有举手摇铃铛的,双脚踩沓板的,唾沫星子乱溅的……忽然都随了丐帮花头的莲花捧,乱嘈嘈一哇声打起了莲花落:  掌柜的,  生意好,  发了财,  就娶小。  叫花子,  吃不饱,  讨吃的,  遭人笑。  流着泪,  跛着脚,  满古城,  团团跑。  天老爷,  地老母,  你们说,  这世事,  公道还是不公道,  公道还是不公道!  不公道!不公道!狂喊声、怪叫声、嘻笑声、痛哭声、忽哨声……声声涌波浪,此起彼又伏,哗然不停止,鸡犬皆不宁。    七  货栈门外闹成一片,里面宾客烦乱起来,平日挺胸凸肚摆架子呈威风的政界要员坐不住了,纷纷站起来斥责茂德公,这是演得那一折子戏?军界商界吹胡子发脾气瞪起眼喊,还不快都撵走!社会名流有摸胡须嘲笑的,有窃窃私语摇头评论的。门前乱石击水般越闹越烈,门内捶八仙桌杯盘勺盏乱跳,一张桌椅哗啦响,张张桌椅跟着响,一人站起拂袖要走,个个宾客要离席而去。茂德公见金三阻挡不住,挺身而出却顾此失彼,患温病的身子招架不住了,心虚汗颜两腿打起颤来。这宾客一走,宴席一散,茂泰隆货栈显赫扫地,自己还不一命鸣呼跌落黄泉。他稳住身子强打精神,连连摆手说别走、别走,竭力搬肩头扯袖子呈笑脸稳住宾客,趁隙示意金管家和心腹,速想妙策良方解燃眉之急。  管家金三心知肚明,眼前的局面明摆着,还不是因了一个娇娇。他本欲煽风助燃火上泼油,既而冷眼旁观,看你茂德公妾纳十房如何收场,又担心茂泰隆货栈垮了台鸟兽四散,自己去哪儿捧平安饭碗呢?暗中扯了一把茂德公,悄声奉劝道,不能为了一个娇娇姑娘,从此断送了祖上留下的茂泰隆货栈。  茂德公说:事已至此,能怎么办?  金三凑近他的耳根,三言两语说,只能如此这般。    八  主意一定,金三一面差人火速赶往岭南书院,传言新人不接了,婚事不办了,让娇娇在书院读她的书,财礼不计不退了。一面让茂德公脱去新郎衣装,换上老板的长袍短褂,随他到货栈门前。  茂泰隆里外正乱嘈嘈闹哄哄乱成一片,金三站门前扬手大声喊:  静一静,静一静!请众位静一静。  板壁门前,石板路上,嘈杂声一小,门里也静下来,他连忙高声说:  今天适逢阳春,茂泰隆略备粗醅小菜,淡酒薄席,款待宾客,欢迎众位赶来捧场。现在,请茂德公讲话,宣布事项。  茂德公着长袍短褂,双手抱拳作揖,顿时息声屏气,众人鸦雀无声。只见他咳嗽一声,强露欢颜,憋红脸面,扯声说道:  站在蓝天晴日下,我这里向大家道谢了。我茂德公,已届知天命之年,却一时糊涂,有违天意,欲娶娇娇为妾。刚才经高人指点,大仙占卜,算了一卦,指出迷津。因我和娇娇姑娘属相相克,八字不合,迎娶婚事,就此了断。大家既然不辞幸苦,来到了敝栈,恰逢风和日丽,阳春吉日良辰,请赏脸入座,共饮春酒,同享欢乐。我茂德公在此再一次感谢了。  此时,金三来到丐帮花头跟前,指了偏院栈棚下的几桌宴席说:请大家赏光,同饮一杯春酒。丐帮花头说:说了的,我们是清素残疾帮的,不沾烟酒。从石板路上起来,牵了黄白两狗,转身扬长而去。众乞丐也一哄而散,转眼间没了踪影。    九  长长的石板路,野坝坝似安静下来。  货栈庭内宾客重归座位,纷纷举杯把盏,管他啥名目,只知吃酒席。也有顺台阶而下,举杯把盏间,猜枚划拳际,称茂德公所备宴席丰盛,春酒味儿不同寻常,喝了受活的。直喝了个昏天地黑,差点儿把木梁瓦顶震塌。    十  却说古城的丐帮,其人色分类,大体为三:  一类是残疾人。瞎了眼的,跛了脚的,聋了耳的,半瘫痪劳作不便的,缺只胳膊少条腿的。一类是穷困者。或遇天灾,或因人祸,拉兵脱逃,投亲不遇,衣食无着,困到他乡,流落失所等等。一类来自破落的有钱人家。这些人好吃懒做,未改烟、酒、嫖、赌恶习,乞讨中免不了偷鸡摸狗,弄到烟土便烧烟打泡。三类人之中,前两类居多,孝娃属于后一类少数。  打从丁字街茂泰隆货栈冲了茂德公的喜事后,孝娃虽然仍和花姐在葫芦宫鬼混,却不敢造次了。清素残疾帮的名号,成全了花姐,使她成了事实上的丐帮花头。她还收笼了一二类蚂蚁等人心,嘱咐说文丐为上,倘见孝娃之流,背过她有违丐法帮规的,定要说给她知晓,不废拒武戳,依所违事实轻重,执莲花棒棒责,令其痛改。  成了心腹的蚂蚁,曾大胆悄问花姐:  你为啥一心救娇娇呢,莫非你和她相识,她是你的干女儿?  花姐说:  受人欺凌的姑娘,都是我的干女儿。何况欺霸娇娇的,竟是他茂德公,难道我能让娇娇跟我一样受尽幸酸,几十年后,也来和孝娃这样的人鬼混,当丐帮花头吗? 共 543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阴茎结核
昆明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
云南癫痫病治疗技术
标签

上一页:只是梦1

下一页:中秋感怀3